欲寄鳞游

九曲寒波不泝流。

【如椿】抱月长终

是小潜在经楼找到师父的半张画像的鱼

原文:“画像上的男子只剩下了上半身,他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袍子,却绝不显得寒酸,不知绘者是谁,寥寥几笔风华无双仿佛便已力透纸背而来。”


夜半无风,痴人无梦。


那天该是十五罢。三枚铜钱自袍袖间滚落,没入一地狼藉书卷中失了踪影。蜷缩在地的人不住抽搐着,强撑着起身,跌跌撞撞地离开了。

留下满室已死年华,与一长绝故人。

那半卷画中人仍旧是笑,寥寥数笔,半天星子皆落入怀,眼角眉梢染着潇潇红尘,只一眼,便是万载岁月奔流而逝,罔知今夕何夕。

却不知绘者何人。


“章台柳,章台柳。”


韩木椿握着卷书,倚在廊柱上聚精会神地琢磨,嘴里还不得空地叼...

【如椿】闲潭梦落花

很短,只是想看他们俩煮酒闲聊。



“外头落雪了。”

韩木椿裹着身寒气掀帘而入,手中拎着个古朴的酒坛子。

童如执卷临窗而坐,闻言偏头望了望窗外。那细雪纷扬,簌簌飘落,苍竹被雪。清安居外的青石板上已覆上层新雪,一行脚印直直闯入,蓦地将这方寸清幽染上丝烟火气。

韩木椿盘腿坐下,利索地拍开封泥倒上两碗酒,放到炉上置着:“天冷啦,白鹤都不见踪影了。”

童如也不言声,径自在他对面落了座,仍握着那卷经书,眼角却落了点笑意,透过氤氲雾气看着那朦朦的画中人。

“它不在我可想得紧,冬日冻的厉害,山上都没什么活物了。”韩木椿盯着酒碗出神,边絮絮地抱怨,语调懒洋洋地拉长着。

童如拿这不着调的徒弟没...

9 230
 

© 欲寄鳞游 | Powered by LOFTER